人物10034 項目4930 室內465 家居及產品154 文章2332 方案1297 攝影692 視頻222 圖書201 專欄98 讀者來稿 最新評論21,425 所有作品10774 所有圖片143,380
找不著北的城
微博:轉發 2 評論 1
POST?肖宏業

北方人習慣了以東南西北確定方向。到成都,問方向,成都人不說向北還是向南,而是告訴他向左還是向右。同一個方向,人面對著是左,背對著就是右,哪能說得清楚。弄得人家一臉惆悵,尼瑪在成都竟然找不著北,幸好現在還能問度娘。酒桌子上,北方朋友端著杯子,要求我回答他為什么在成都找不著北。朋友堅信我畢業于川西某民辦文科大學古八卦專業,專門研究杜甫當年在浣花溪吃鬼飲食的時候約了那個兄弟伙,卓文君和司馬相如當年在哪個酒店開房。要求我給他一個答案。我捋直了舌頭,很認真地告訴他,酒喝大了誰都找不著北。

成都,歷史文化名城,也曾是若干朝古都。不過成都人有自知之明,沒人問的話,賣串串香的大媽絕不會主動對外地游客提這事。這就顯得不如東城大媽有覺悟。不過沒關系,歷史上在成都建都的,都是些偏安的小朝廷。上點地方志,成為茶館酒肆的閑龍門陣還可以,只關乎風月,不登國史。一句話,成都不正宗,歷史上從來就沒有成為過帝國的中心。最牛逼的時候也只說揚一益二。這其實嚴重地影響了成都人的氣質。談到成都,不說大器,只說休閑,說好聽的一點是飄逸。

成都的城市格局和這城市氣質一樣,“Y的”(三聲,四川話,不正規)。從地形地貌來看,成都、西安、北京,都是平原城市,也沒有大江大河。按說老成都的城市格局應該和西安北京一樣,規矩方正,道路南北齊整。但實際上成都老城區卻劍走偏鋒,街坊格局是方正的,城市軸線方向是斜的。整個成都老城區,府南河內側,就是一個順時針轉了30度左右的正方形。平原的街坊,江山的形勢。隨著城市的發展,在老城區又出現正南北向的街道關系,于是成都了很多三叉路口甚至五叉路口,給交管部門出了難題,紅綠燈不好設置。

研究風水的熊大師掐指一算,給出了答案。那是朝向長安,反映成都人民忠君愛國,證明了當時的皇權思想。我在地圖上畫了一根線,朝著那個方向無限延長。結果是,斜的方向對準的不是長安,是延安。這就有些尷尬了。大師有國學護體,我奈何不得,但以后在地鐵上再碰到大師的時候就不給他讓座了,我只給孕婦讓座。

話說秦滅古蜀國后,公元前311年,張儀筑成都城。先筑大城,一年以后,又筑少城。這里說的筑城,主要是修城墻,也兼做了一些基礎設施改造,還順便修了一座樓。張儀知道,五十年不落后是土鱉,一千年不落后才叫牛逼。他把手心捏出了汗,要讓自己的名字永垂不朽。但是當時秦國尚未一統天下,還沒有足夠的財力建一座輝煌的成都城。都江堰水利工程還未上馬,成都平原還是一片水鄉澤國。“蜀地土惟涂泥,古難版筑。”建筑材料也不過關,爛泥糊不上墻。古蜀國剛滅,人心也不穩。時勢造英雄,天時地利人和,張儀一樣不占。“故屢筑屢頹”,豆腐渣工程修了一堆。沒辦法,將就修了一個歪瓜裂棗的城墻。民間傳說是沿著一個烏龜的爬行路線選定的城墻位置,所以成都別稱“龜城”。再后來,總有些不合適的聯想,這個名字就很少提及。我認真地思考過,如果沿兔子前進的路線修的話,應該是直線。但是估計完不了工,因為兔子中間要睡覺。曾經到漢中出差,與當地的朋友喝酒,他們告訴我,最早的天府之國說的其實不是成都,人家說的是漢中。吃人嘴短,我當場表態同意這個說法。

?肖宏業

從后世推測的秦代成都地圖可以看出當時大城的形狀。規模不大,南北長兩公里,東西長一公里,總共就兩平方公里左右。想想古代成都人確實苦逼,就這么一點城墻都沒辦法修直。大城的范圍大概是從現在的羊市街到紅照壁,略近似不規則的平行四邊形,四邊形的尖角朝東北。有另一個說法是成都“龜城”的得名是因為城市的形狀,這怎么看也都不像烏龜。中國古代從來重意不重形,所以我寧愿相信迷信的胡說八道。雖說沒有考證出當時的街道格局,但從地圖來看,四個城門均在城墻中段,沒有偏到一邊。更重要的是,當時大城北面,距城外兩里處,有一山丘,叫武擔山,在北門的正北方向,大概在今天的新華賓館附近。這座山,和大城北門是正南北向的軸線關系。從這個軸線關系可以推測當時的街道應該沒有偏。苦逼的古蜀人不能是傻逼,墻修不直沒關系,可以因地制宜,但軸線必須直,中心思想要突出,內容必須大于形式,成都城,當年不“Y”。

?肖宏業

曾有個猜想,成都城的骨架是斜的,是因為太陽崇拜。古蜀人建城的時候,就故意斜了一個角度,以便東西向的街道能和太陽的直射角度一致。張儀是在古蜀人建的城市舊址上筑的成都城。從秦代地圖北門和武擔山的軸線關系反映出來,當時的城市軸線是正南北向,南門也幾乎在這條軸線上。客觀地講,東西向的街道只可能垂直于南北軸線,不太可能偏個角度。如果東西向是斜的話,其東門和西門不應該在東西城墻中段的位置。再退一步,那根軸線有點偏,但也沒有偏到30度。所以這個猜想尚待商榷。建筑,石頭記錄的歷史,比賣煙的太婆說的話可靠。

這是成都最早建城時的模樣。骨子里是正的,但是從外形上看,受自然條件限制,城墻不直。這第一步就邁的不“正規”,所以就可能導致了以后擴城時的隨意發展,影響了成都后世的城市格局。

六十年后,水利專家李冰橫空出世。治岷水、筑離碓、分外江,把成都從水鄉澤國變成天府之國。為秦國橫掃六國奠定了堅實的經濟基礎。李冰穿郫江,流江于成都,兩條河均流經大城南。李冰牛逼,筑了都江堰滋潤著成都平原,還在城市重要節點建了個高速公路復線。這兩條河基本是西北-東南走向。兩千年,成都一直沿著這兩條河道在發展GDP,也順便滋養流浪的騷客和私奔的婦女。

芙蓉花開花謝一千年,城頭變幻大王旗。成都陸續出現過少城,錦官城,車官城等,都是依附于大城的小城。大城一直沒有變化,武擔山還是在成都北門正北。

唐代,兩位皇帝臨幸成都。成都被定為南京,也算是個國都了。為了抵御段譽他們家攻打成都。高駢筑羅城,數倍于大城。因為兩江水運的發達,南門外形成了貿易集市。其時城市沿水系自由生長,向東南方向擴展。所以高駢只向南擴展羅城至兩江之間,保留了外江的水路貿易,把內江圍進了城。城市北面則新開了一條水道作為城市的邊界,叫清遠江,就是今天的府河。向東,擴至清遠江南折之邊。東西方向,則依據南北的距離,構建了一個略近正方形的城廓。開鑿清遠江時,因為成都平原的主要水流方向都是西北-東南走向,所以高駢“順江山之形”,也正好配合原來城市東西擴展的方向。北城墻沿河展開,也是西北-東南走向。城內的街道平行于城墻。原大城以北的武擔山也被包括進城內。自此,成都城轉了一個方向。城市的北門朝向東北30度角。

?肖宏業

高駢的身份定位是武將,簡單粗暴。羅城大干快上,100天完工,標準也提高,土墻改做了磚墻。羅城東北新城,街道整齊劃一,橫平豎直。200米左右一個街坊,全是方塊,類似所有平原城市的街坊布局。很符合今天的新區建設方式。直線方塊,毫無地形肌理。但是,歷史證明,這就是城市發展最多快好省的方式。所以不要批評新城沒有文化。今天,高駢筑成都東北新城1000多年后,文藝女青年都愛在這些街坊邊吃完蒼蠅館子后,抹上口紅,用美圖秀秀發朋友圈。

?肖宏業
?肖宏業

唐代成都畢竟不是都城,算不得一線城市。從政治和經濟因素去考量,都沒有必要生硬地改變自然地形。圣人說了,天人合一。這是成都城市發展的第二步,從根本上奠定了成都老城區的格局。從這一步開始,成都沒有了正北。其實從理想來說,成都人還是想天圓地方,正南齊北,從明天啟和清光緒年間繪制的地圖可以反映出來,街道都繪成了正南北向。方向不重要,只要能知飽暖,不用思淫欲也能歲月靜好。這就是成都的氣質,那條軸線轉到任何角度都阻擋不了成都人民追求幸福生活的權利。中國經世致用之道完全能讓理想的烘烘兒太陽溫暖成都冬天的每一個角落。

后來出現過更大的羊馬城,很快就消失。也沒有改變老城街道格局,元末,成都城被徹底蕩平。到明朝,重建成都城,城墻還在原來的位置。在城市中心,蜀王朱椿在原來大城的位置新建蜀王城。成都人俗稱皇城。蜀王城仿明朝首都今天南京皇宮的形制,呈規矩的長方形,嵌在城市中心,和原來成都的城市肌理完全不符。古今中外,關于城市建設,沒有先來,只有后到。同時到就比誰的拳頭大。拳頭大的就有權在城市里留下自己的任何印記。皇城方正,像一枚印章,蓋在老成都的中心,向世人宣布,成都城,姓朱!

?肖宏業

這是成都城市街道格局變遷的重要的第三步。成都在城市中心重新出現了正南北朝向的街道空間關系。有一點值得疑問。這個南北向的空間關系,是否沿襲了原來秦大城的空間關系?目前在后子門附近發掘出了一個遺址,是否可以回答這個問題?讓人值得期待。

到清代,年羹堯采用京師的街道布局方式,在原來老城的西邊筑了滿城。滿城又稱少城,但此清少城非張儀的秦少城。秦少城早已消失,今天宣傳的千年少城只是口號。此少城是中原王朝被滅國的印記。皇城和滿城,都以暴力的形式,生硬地嵌入成都老城,像兩個補丁,把成都變得零散的。好在老城東邊和北邊,還保留了原來的街道肌理。這些老街,倔犟地傳承者老成都的城市基因。成都,用街道肌理記錄下了這一切。

清末至民國,人口倍增,城市區域向城墻外擴展。城北,出現了城隍廟;城西,出現了青羊宮;城東,出現了牛市口;城南,出現了華西壩。這一時期的城外基本還按內城的方向,斜著向外,悠閑地生長。

1958年,成都城墻拆除。社會主義城市改造宣布開始。向北,皇城北面開設了正北向的人民中路,至騾馬市,與原城市街道網交叉,轉向東北。向南,在原來皇城南門的南面,開設了正南北向的人民南路,把華西壩一分為二。至此成都老城區南城格局被根本改變。旋轉了一定角度的街道格局在城南變成了完全的正南北向。確立了城市中軸線。這拉開了成都現代城市發展的序幕。這是影響現代成都城市格局的最重要的一步,這條軸線是今天全世界最長的一條中軸線。

?肖宏業

因為當代成都沿著人民南路向南發展得快,成都地理中心南移。所以感覺像是成都發展到北邊轉了一個角度。其實剛好相反,是斜的老成都發展到南面,轉到了正南北向。這就是成都城市發展的歷史。城市發展其實很物質,綜合了政治、經濟及相關技術條件后,必然會出現的形式。有其很物質的技術邏輯,沒必要做過度的文化闡釋。文化只能附加,不是決定因素。“子不語”,圣人知道,說多了,就是怪力亂神,扯淡。

成都自建城以后,兩千多年沒有遷過城址。因為沒有遷址,歷朝歷代的才子佳人貼的小廣告才有機會保留至今。成都是少有的成片區地留下朝代印記的城市。從秦漢到唐宋元明清,他們私搭亂建,他們暴力拆遷。他們留下的每一個石頭縫子里都開滿芙蓉花,開得花枝招展。成都又是一個移民城市,有了東西南北的移民的包容,才有了今天成都的風情萬種儀態萬千。走在成都老城的街道,可以穿越兩千年,走得你時空錯亂。難怪北方朋友找不著北。

在成都找不著北,沒關系,成都人會告訴你,端端走,抵攏倒拐。

肖宏業

2017-10-30

 

夢蝶 admin 馬海東 等3人贊過
2017.11.06
請帖個標簽,寫個點評吧!
標簽(多個標簽用逗號隔開) 登錄可保存標簽
綁定新浪微博可評論

小貼士


標簽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內容分類管理
->進入收藏管理頁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加拿大西部自驾游